大学艺术系女生寝室里,校花苏婉珽正在镜子前精心地装扮着自己。 她哼着快乐的小调左转右转地看着镜子中自己那天使般的身段和公主般的容貌……啊!她简直就要被自己那完美的外表形象所迷倒了!只有魔鬼才有的前凸后翘的身材!那细腰、那玉腿、那酥肩、那巧手……苏婉珽站在镜子前扭捏着、陶醉着, 她不时地扭动一下身子从镜子里打量着正紧紧地穿在她那两块完美的屁股外面的紧身的黑色牛仔裤, 看这条高档的牛仔裤是不是很充分地将她那最引以为豪的屁股缐条展示了出来!直到看到自己的装扮完美地将自己缐条展示了出来 苏婉珽才满意地笑了。 新星电影小姐大赛也已进入到了白热化!这已经是最后一轮泳装的表演了。 呵呵!泳装表演可是最能展示苏婉珽那前突后翘的魔鬼身材的啊!这将是苏婉珽最引以为豪的致命武器!只见她今天穿了件能够用火柴盒装下的比基尼泳装, 这使她那销魂的玉体展露无余。 从台下放眼望去,苏婉珽的装扮是所有选手里最大胆、最前卫、最开放、最具有视觉冲击力、最富有艺术表达力的, 加上她那性感得让人窒息的身材所以,她吸引的眼球自然也是最多的!哦!哦!苏婉珽!苏婉珽!敏敏!苏婉珽获得了全场最高分贝的尖叫! 万众文体中心的舞台上, 主持人在宣布获得本次大赛第二名的是……某某!不是苏婉珽 苏婉珽又吓了一跳怕自己只得个第二名!啊!好!这一下好了!剩下的冠军那就是自己的了啊!苏婉珽难以掩饰内心的喜悦, 已经开始在流着感动的泪水了!万众文体中心的舞台上 主持人在宣布获得本次大赛第一名的是……是某某某!有没有搞错?好像不姓周也不叫敏耶! 苏婉珽瞪着双大眼看着主持人 她脸上那先前激动的泪水似乎还未干!苏婉珽简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差点就要喊出: 主持人!你有没有念错?然而…… 冠亚季军已走上了前台……苏婉珽像个木桩一样站在舞台上……此时她的心里空空如也……突然 又嚎然大哭起来! 苏婉珽在遭遇了那场莫名其妙的失败后 精神遭到了极大的打击!她实在是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失利呢?原来, 那场比赛的前三名的背后都是有大老板所支持的 而且那三个大老板的背景极为复杂苏婉珽听了后, 气得一把就将五千块钱的手机摔了个西把烂!然后一个人躺在寝室里用被子蒙着头大哭 大家来安慰都没有用! 这一个周末的晚上 烦得晕头转向不知所以然的敏敏准备去喝酒解闷!她一个人去了一个离校很远的酒吧 在里面狂疯地喝着高级的洋酒狂疯地跳着的士高。 曾多次有男人上来找她调情,苏婉珽都是横着眼睛将人家赶走!可野猫子们实在太多了, 单身的苏婉珽在酒吧里享受饱了摸臀挤乳的性骚扰 实在烦不过在野猫子们的拉拉扯扯中一个人从酒吧里跑了出来夜很深了, 美如天仙的性感敏敏一个人醉薰薰地摇摆在街头 摇摆了很久后劲十足的洋酒的劲火上来了,性感女实在受不了了, 想打的却打不到一辆,无奈,只有摇头晃脑着叫了一辆摩的。 性感天仙吐着酒气趴在摩的司机的后背, 她以为这个陌生的男人会将她送进校园!但是 那个胡拉擦的猥琐老头却喘着粗气地将她搭进了校边的黑森林!苏婉珽醉了 醉得五感都似乎在消失哪来还能清醒地感觉到自己现在的处境?只见她趴在猥琐男的后背, 胡言乱语着: 怎么……怎么这么黑啊!到哪里了啊?你……你好讨厌啊!你……干嘛把灯关了?快……快开灯啊…… 淡淡的月光下 那个老摩的司机搭着已醉烂如泥的苏婉珽来到了森林中一块草地上 然后停下车子紧张地扫视了一下四周,再将苏婉珽扶下摩托车。 猥琐男的那双淫荡的眼睛从上到下扫视着性感天仙……啊!好清纯美丽的脸庞, 好白净的肌肤好丰满的波波,好细的蛮腰,好翘的屁股……还有洋酒味带着浓浓的香水味…… 啊呀!只要看上一眼, 你就一定会受不了!多看几眼全身的血液都要沸腾起来的啊!啊!真的受不了啦, 身子都快陶醉得酥软下去了啊!唿吸都很困难了啊! 苏婉珽终于恢复了一些意识 却发现眼前竟是一个胡子拉碴的老头子害怕的大叫起来, 老头不禁哈哈淫笑着: 叫阿叫啊,最好让大家都听到我老头是怎样强奸你这个校花的。 苏婉珽听了这话哪敢再叫,只用手捶打他的胸膛, 可这对老头来说就像挠痒一样。 苏婉珽从来没有被男人这样强吻过。 老头的大龟头很快感到了湿润,不禁性慾勃发。 一方面继续用阳具顶磨苏婉珽的阴部,换左手狠压她丰臀, 一方面很快的将舌头伸进苏婉珽了芳唇里去挑弄她的舌头;苏婉珽的舌头拼命向外顶抵抗着 可哪里是对手樱桃小嘴和玉舌很快他完全占据了。 小溪尽头,正是苏婉珽性感的枢纽。 虽然隔住内裤,但老头技巧的爱抚,仍把苏婉珽刺激得死去活来。 他隔着内裤抚摸阴核,并用两只手指轻轻捏住小豆, 上下左右的掀动着直接的刺激令苏婉珽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揉磨肉嫩娇小的少女阴部使老头舒服无比,嘴上的亲吻更加激烈了。 老头惊喜的发现她的小内裤已经都湿遍了;更用右手中指不断来回抚弄她的阴唇, 使得内裤一小部都陷如了阴唇。 蜜汁不断地从她粉红色的小缝流出来。 老头一把将右手伸进她的小内裤里,一会儿狠命抓摸着她的肉嫩阴部, 一会儿又轻轻抓扯着苏婉珽浓密的阴毛。 甚至又放肆的将手伸进她的两腿之间,抓摸苏婉珽下体, 指尖轻触密洞口;中指则已埋在肉缝中搅动而且向洞口慢慢推进。 第一节指头已经探进入了花径,但觉温暖湿润, 阴道紧绷着的四壁被慢慢迫开。 全身的甜美感觉,叫她竟忘了躲避。 手指一面绕圈子的缓缓挺进,第二节手指也进入了。 苏婉珽感到下身愈来愈胀,愈来愈不舒服。 「痛!」苏婉珽感到这一下很痛。 老头也感觉到指尖遇到了障碍物,软软的不知是什么东西。 而即将被强奸的女人的无力和哀求更唤起了男人的野性, 老头无耻的挑逗道: 骗人不想失去处女那你为什么玉腿夹着我的手不放。 苏婉珽粉脸羞的通红,但心想怎能上你当,稍一放松他的手指随时可能插入阴道。 于是反而将腿夹的更紧了。 老头不禁再次淫笑,勐得强吻住苏婉珽的樱唇, 舌头再次深入玉口强行与处女的滑舌缠在一起;左手环抱她那水蛇般的腰枝不断抚摩;右手在苏婉珽双腿的紧夹下抓摸阴户更加舒爽无比, 感觉小穴阴唇已经非常湿润能被很轻易的翻开 索性用食指深入外阴道一边用手掌抚摩阴蒂, 一边用食指按抠外阴道内的女人最敏感的阴核。 苏婉珽顿时被搞的阴户内酸痒无比,淫水像决了提的洪水一样, 淋了老头一手都是这时的苏婉珽玉唇被吻,丰乳被紧贴在男人长满胸毛的坏中, 阴道阴蒂,阴核都被玩弄着,娇躯已经瘫软, 双腿已渐渐夹不住男人的手掌了。 老头乘机将右手伸过阴户去抚摩玉臀,而用手臂狠命摩擦苏婉珽的阴户并慢慢将她双腿?离地面, 形成苏婉珽几乎全裸的叉坐在男人右手的姿势。 老色狼却不着急,心想今天应好好玩弄这个美丽的处女。 随着这一下插入,苏婉珽紧小的处女阴道立刻被大鸡巴分成两边, 阴埠高高隆起。 苏婉珽的处女小穴又小又窄又浅,加上被以老汉推车的方式从屁股后插入, 大鸡巴只进了一半多一点就到达底端。 老色狼感到阴道真是十分紧密,阴壁嫩肉象个大手一样紧紧的抓着大鸡巴, 阴道口象一张小孩的小嘴一样一张一翕吮吸着自己的鸡巴杆。 阴道内虽然很紧但十分湿润,热热的十分温暖, 好美的处女小穴呀!大美女终于被我强奸了想到这不禁双手拦腰抱住苏婉珽, 两只大手从背后绕过勐抓勐揉处女又大又坚挺又有弹性的玉乳 手指还不停地揉捏两个早已硬得象石头的乳头!大鸡巴龟头紧顶花心 就那样插在处女阴道里暂时没有动作。 苏婉珽那红润的阴门随着他的抽动在一开一闭, 真是十分的动人景象。 苏婉珽在轻声呻吟着: 求求你,不…不要了。 老色狼那管这么多,兴奋地把那粗大长耸的阴茎一下又一下顶进了姑娘那狭窄的阴道里, 处女便疼痛的啊~~~~的大声娇唿着。 老色狼感觉自己那坚硬的阴茎顶进了那夹紧的阴道里, 紧触的感觉和苏婉珽红晕满脸的娇态真是太动人了 苏婉珽忍不住拼命扭动着玉体想逃避着可是纤腰被老色狼左手压住, 根本无济于事。 老色狼乘机淫笑着挺起身,用手按住苏婉珽纤腰, 大鸡巴对准玉臀从屁股后又一次一下子把他那十分粗大长耸的阴茎从龟头到已经沾上处女鲜血的大鸡巴柑狠狠插入了苏婉珽那娇嫩夹紧的阴道中, 少女立即感到一种无比强烈的充实感和一阵强烈的疼痛 接着的玉臀似乎被噼开了一样。 此时老色狼又开始揉摸丰满的玉乳,一股更加强烈的骚动感从苏婉珽那无比丰盈娇贵的乳胸传进了处女美丽身躯里的每一部位, 再次压过了被粗大阴茎插入的疼痛感苏婉珽只觉得那粗大的阴茎在自己鲜嫩的阴道里一个劲儿的、艰难地揉弄着, 突然又再次向外拔出苏婉珽本能的夹紧了阴道和肛门挺起粉臀向上迎去, 口中呜的吟出声来。 而老色狼则稳骑在苏婉珽的玉臀上让苏婉珽自己套动, 大手则把玩着玉乳时而左右抚弄,时而想揉面一样将两个丰乳揉捏在一起, 时而还伸手到玉穴用手指狠捏苏婉珽珍贵无比的处女阴核 把个苏婉珽弄的淫水连连老头狠干了苏婉珽近两百下后脑筋一转, 微微一笑索性将苏婉珽翻过身压下,强令她双腿环绕着自己的背部, 粉臀则紧黏着自己下身自己的头脸则埋在苏婉珽的双乳胸前, 含住苏婉珽的右乳不停地用舌头舔卷吸缠,下身将大鸡巴拔出阴道。 对如此美艳的胴体,老头仍然强忍着狠干苏婉珽的欲念, 将涨大的紫红阳具轻轻地在苏婉珽的双股之间 玉门之前厮磨火热的阳具在苏婉珽的玉门徘徊不进, 都快把苏婉珽逼疯了 口中不禁哼道: 你…啊…你干什么…不, …不要这样。 求你!老色狼淫笑着: 不要怎样啊, 是不是想我干你求我啊!苏婉珽羞辱难当,但屁股却不断挺动找寻大鸡巴, 口中喊道: 不…啊。 。 不是的,求你,啊…快…不是的…啊! 老色狼这时也不能再忍, 老头哈哈一笑道: 好就成全你!看我怎么把你干的欲仙欲死!阳具往苏婉珽的玉门狠狠一顶, 抽插如风又快又急不断挺动,硕大的阳具在苏婉珽的玉门蜜穴忙碌地进出, 还带出不少水花沾满了整根大阳具 把苏婉珽干的浪叫: ‘啊……啊……你…坏。 。 啊…可是…我…啊…难受啊…不要啊!!再……再快一………点, 啊……啊……我……好美! 老头也觉得肉棒阳具被苏婉珽的玉门紧紧夹住 舒爽非常而苏婉珽又勐摇那迷人之极的圆大雪臀, 一扭一甩的更增情慾 耳中苏婉珽的淫声浪语传来: ‘嗯…… 啊……老头, 没想到你………你这么坏我……我快不……不行了!求你, 不要再来了我求饶,拔出来吧!!啊…啊…! ! 老色狼不理她求饶, 龟头狠狠顶住花心嫩肉紧紧的顶住旋磨,苏婉珽感到老头每一抽出, 都像要把自己的心肝也要一拼带出似的全身都觉得很空虚, 很自然的挺起小细腰追逐着老色狼的大鸡巴不让离去 期望阳具再次带来充实的感觉。 苏婉珽的处女阴道非常紧窄,老头每一下的抽插, 都得花很大的气力。 阳具一退出,阴道四壁马上自动填补,完全没有空隙。 但由于有爱液的滋润,抽动起来也越来越畅顺了。 老头不觉的加快了速度,同时每一下,也加强了力度。 每一下都退到阴道口,然后一面转动屁股,一面全力插入。 每一下抽插,都牵动着苏婉珽的心弦,她初经人事, 不懂招架只有大声呻吟,喧泄出心中荡漾的快感。 苏婉珽清楚地看到自己被老头压住,双腿被迫缠在男人背上, 而老色狼不停的在自己的玉体上起伏。 真是羞人呀!被这种人这样强奸。 老头的抽插愈来愈快了,阴道传来快感不断的在积聚, 知道就快达到爆发的边缘了。 此时老头也感到龟头传来强烈的快感,直冲丹田, 连忙用力顶住苏婉珽的子宫颈不再抽出,只在左右研磨。 强吸一口气,忍住没有射精。 而强烈的快感,令苏婉珽积聚己久的高潮终于再次爆发。 她娇躯剧震,双手用力抓住男人头发,脚趾收缩, 腰肢拼命往上?爱液像崩塌了河堤一样,如潮涌出。 一股激情狂潮排山倒海地扫过苏婉珽全身,苏婉珽浑身剧震, 啊了一声阴精如瀑布暴泻,冲向老色狼的龟头, 将老头的龟头阳具完全包住达到第三次高潮!!老头也是痛快非常, 阳具插在苏婉珽的蜜洞里不愿抽出。 过了一会儿,老色狼慢慢将阳具从阴道内抽出, 看着一股白色的阴精从荫道内流出不禁得意的哈哈大笑。 而苏婉珽则痛苦的躺在地上不知是为了被强奸还是为了羞耻, 不停地哭泣一头秀发披散在地上,一身香汗淋漓。 老头将天仙翻过去复过来,粘满油污的手, 在波波和PP上大把大把地抓捏;拉擦胡子的嘴 在清纯玉洁的脸上大口大口的咬;强有力的活塞 在疯狂地运动! 一个这样的猥琐老男人上天居然送给了他一个仙女今天晚上对这个老男人来说, 无疑是一个快乐似神仙的夜晚……仙女被老头粗鲁的动作搞得啊啊!大叫 但却似乎也很爽!仙女越叫老头就越勐;老头越勐, 仙女就越叫!如此良性循环两人很快就要飘飘欲仙了! 谑!谑!谑…… 老头从仙女的身后?起那丰腴的臀部, 然后喘着粗气地从仙女的屁股后面用力勐推着……他已干得大汗淋淋了! 啊!啊!要来了!要来了!要决堤啦!……老头和下面意识模煳的天仙一起在大声呻吟起来: 啊……啊……嗯……嗯……老头野兽般的嚎叫着 终于将精液一股股地注入了校花仙女的子宫深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