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少妇小说  »  在高原的天湖净化
在高原的天湖净化
「我要去香格里拉。」心怡对男友说。 「怎么突然想去香格里拉啊?」「呆在大城市里太久了,每天都是公司工作,职务应对,平时娱乐要么酒吧泡吧,要么回家睡觉。整天生活在水泥钢筋丛林里,我觉得我需要去好好的净化下自己的心灵。」男友很为难,「公司事情很多啊,我实在走不开啊。」「不行,我计划了好久了,一定要去。」男友为难的说:「能不能换个时间,等我空下来,我一定陪你去。」「不用啦。」心 怡抱了抱男友「我知道你事情忙,我打算一个人去。」「不行不行。」男友摇头反对「你一个人去怎么行。」「放心,我计划好了。我打算当个背包客,独自旅行。去那边的大草原上好好的唿吸几口高原无污染的清新空气,喝几口高原湖泊里清澈的湖水,让天上没有灰云的太阳照射在我身上。好涤荡去我的整个人内外充斥着的城市里的尘埃。」「不行不行,我担心你的安全。」男友还是摇头反对 「我一定要去……」经过好长时间的商讨和妥协,男友终于退让了,答应心怡让她进行向往已久的高原之行,一场让高原和湖泊还有阳光净化整个心灵和肉体的净化之旅,但是要求心怡一定要跟随旅行团前进。 心怡满口答应,但是心里却打定主意要自己独行,她一想到那些所谓的旅行团所进行的香格里拉旅游,除了购物还是购物,还要看带团导游的安排和脸色行事,心里就倒足了胃口,哪里还有一开始为了净化自己的目的和结果呢。 不过考虑到自己对那边的了解仅限于书面介绍和一些地图,她考虑到时候或许雇一个当地的本地导游带着她单独旅游,行进在高海拔的高原上,探索那纯净的无污染的美景之境。 当心怡坐飞机降落,再转车来到目的地,闹哄哄的场面,人挤人的场面,到处都是导游举着的红色蓝色黄色绿色的小旗子,还有此起彼伏的小哨子声以及扩音喇叭的嚷嚷声,这一切坚定了心怡决定一个人去旅行的决心。 她找了个理由,很轻易的一个人脱离了旅行团,自己去找了个较僻静的小旅社,把一些不需要的杂物放置在房间内之后,整理了旅行用具,心怡就踏上了高原之旅。 但是在临出发前,头戴鸭舌帽,背着一个大登山背包的心怡还是有点不放心,毕竟对这里不是很熟悉,要先往哪边走呢。! 正当心怡在犹豫的时候,旅社门口有人似乎看出了心怡的困扰,走过来问「姑娘,需要导游么,带你走遍附近的草原美景,很实惠的。」心怡头一抬,发现是一个当地的汉子,就询问 「找一个导游麻烦么,我要的是一个人在草原上旅行,导游了解附近的环境么。」汉子忙不迭的回答「放心,我们这里的导游都是本地的, 对附近熟悉的很。」心怡有心多问几句「有导游证么?」汉子不屑的回答「有导游证的那些都是花钱买来的,哪里懂得附近哪里有好玩的地方,只知道带你去购物,我们这里的导游都是地方人顺带兼得,都是牧民出身,走过的地方大着呢,附近哪里好玩,哪些地方好看, 他们都知道。」「贵不贵?花费怎么算。」「按时间天数算,每天XX钱,整个游程跑完了,你看情况再给个红包小费什么的,不满意不给也没关系。」心怡在心里的盘算了下,就点点头,叫那个汉子找人来让她看看 汉子出去了,没到10分钟,就带了个穿着打扮本地人服色的男子进来了,介绍给她 心怡打量了下这个导游汉子,敦实的身材,脸上带着朴实的笑容,肤色可能是因为高海拔的阳光照射,偏暗,个头和自己差不多高,说话的口音不是很重,就满意的点点头 心怡打算叫导游带她直接就出发,但是导游在询问了心怡打算在草原上行进两天后,看看心怡单薄的身子以及背着的大登山包,摇了摇头就建议心怡雇两匹马来,既可代步,也可以帮忙驮东西,心怡考虑了一下答应了 于是两人骑着两匹马,带着登山用品,踏向了广阔的草原天地 一开始刚离开城市的路途不算,等到马蹄脱离公路,踏上了草原,迈向那些青色的小丘陵。心怡一下子就被美丽的风景迷住了,天是瓦蓝瓦蓝的,在很低的地方飘着一些白云,似乎伸手就可以触摸到,甚至一些白云就缠绕在不远处的丘陵上,而那丘陵看上去离草原并不远,只要马儿发力奔跑就可以很快跑到的样子,只要她愿意,就可以把那飘着的白云轻轻拉下来,放在自己身上当围巾用 心怡很想赶着马儿快跑,导游劝阻了,告诉她高原上因为海拔高,氧气含量比平原地区低,不适合做太剧烈运动,必须要慢慢来。 一路走来,风景无限,导游汉子是本地人,还会讲一些跟风景有关的神话故事、民谣传说,一路行走,让心怡觉得津津有味。 心怡询问离这里最近的地方都有什么好看的景色,导游告诉她,离这里将近一天的路途,就可以到达一个湖泊,因为路途不好走,人迹罕至,但是周围的风景很好。! 导游还告诉心怡,关于这个湖泊是有神话故事的。! 心怡很感兴趣的询问故事。 导游告诉她,过去有个年轻的藏族汉子,因为家境贫寒,没有找到合适的姑娘成家,但是这个藏族汉子不气馁,每日都很勤劳的工作,赶着牛羊放牧。 很偶然的情况下,他赶着牛羊经过那个湖泊打算歇息一下,却意外地发现,附近的雪山上下来一个仙女,来到这个湖泊来洗浴。! 仙女很漂亮,藏族汉子躲藏在岸边偷偷观看,却被仙女发现了他所放牧的牛羊,结果藏族汉子被仙女抓了出来。 本来仙女打算惩戒他,藏族汉子痛悔自己的错误,他告诉仙女自己的家境和自己的努力奋斗,仙女听了之后,很是同情,于是就满足了藏族汉子的一点小小的愿望。 导游说到这里就停下来了。 心怡没听到结尾,就追问仙女满足了藏族汉子什么愿望。 导游不肯说。 心怡却追问「是不是仙女就嫁给那汉子当老婆啦,我小时候常听这样的故事。」导游汉子却哈哈一笑:「一个穷小子怎么可能娶得到仙女做老婆,娶到了也保不住啊,仙女只是满足了他一点小小的愿望啊。」「那到底是什么愿望嘛?你告诉我嘛。」心怡不依不饶导游汉子被拗不过,只好说:「仙女不能当藏族汉子的老婆,又要满足藏族汉子的愿望,所以只是当了一天的老婆就离开了。」心怡听了,脸红红的,啐了一口。 导游带着心怡在翻过一个丘陵,再经过比较舒缓的草坪,路上的景色非常的迷人,不知名的野花散开在青绿的草原上,远远的雪山似乎离他们很远,看草原和丘陵的延伸,似乎又离他们很近 再翻过一道丘陵后,一个湖泊出现在他们面前。近处是翠绿的草原,不远处是碧波如镜的湖泊,没有风,整个湖面就像一块大玻璃,近处的草原和远处的雪山倒映在湖面上,天上挂着几朵白云。! 心怡骑在马上,看着这天地间的美景,心里变得无比的开阔,似乎在大城市里积攒下来的负担和沉重都随着唿吸散发出去,自己变得轻松起来 时间过得很快,太阳西斜到遥远的天变,似乎马上要躲到山岭背后去,天色很快变暗下来。 导游停下来下马,找了个平坦的地方打算进行宿营。 两人下马,让马歇歇脚,从马背上卸下背包,两人接下来就要搭宿营用的旅行帐篷了。 导游汉子手脚很快的搭好他自己的老式帐篷,并开始准备晚饭。 而心怡尽管是带了最新的旅行帐篷,却怎么也无法把帐篷搭好,经常是这边按下来,那边翘起来。好不容易把杆子穿好,要把帐篷的的四角固定在地上,使了好大的力气,却怎么都无法把钉子砸进地面,自己却累得娇喘唿唿,心口砰砰乱跳。 导游汉子看了后笑笑,走过来拿了心怡手里的小锤,蹲下来,不慌不忙,锤一下顿一下,用力的把钉子砸进地面,还告诉心怡,高原地区,如果体力一般的人,做劳力动作,很快就会气力不济,所以要紧的是做事要有节奏,唿吸要平稳 说话间,帐篷的四角都被导游汉子用钉子一顿一顿的砸进了地面,心怡的心跳还没平复,却不知不觉的跟着导游汉子砸钉子的节奏开始跳,砰砰,砰砰,砰砰。 「扎好了。」导游汉子回头一笑,露出了牙齿「牙齿很白啊。」心怡的心里突然跳出这样一个念头 导游汉子要开始准备晚上的饮食,心怡看了看远处的湖泊,心里蹦出个念头,想用那湖里的水清洗一下,便告诉导游汉子自己想去用湖水清洗下。 导游汉子以为心怡只是要洗下脸和手脚,便答应了自顾在准备东西心怡钻进帐篷里,脱掉了外套和裤子,就穿着一套保暖用的衣物,从导游汉子身边经过,向湖边走去 导游汉子愣了愣,看着心怡,好半晌才露出欣赏的笑容 心怡心里有小小的得意和害羞,不敢回头,向湖边走去很快就经过柔软的草坪,来到满是砂砾的湖边。 心怡身上只穿了贴身的保暖羊绒衫和羊绒裤 面对着清澈的湖面,天上云彩三三两两,没有风,偏西斜的阳光洒下来,照在身上,暖洋洋 深吸了一口气,再唿出去,带着水汽的空气扑面而来,让心怡觉得清凉凉的,很舒服,跟城市里一唿吸就是满口的汽车尾气完全天差地别。 心怡回头看了一眼,导游汉子站得远远的看着她,似乎在欣赏她,又似乎在欣赏这天地之间的美景。 心怡褪去身上的衣物,一丝不挂的站在湖岸边,身上脱离了纺织物的束缚,就像卸下了千斤重担一样感到非常轻松,。 眼前的水面清可鉴人,心怡前进几步,踏进浅水里,水面波纹荡漾。 低头一望,平静下来的水面倒映出一道迷人的风景。 整个湖面就像一块大玻璃,近处的草原和远处的雪山倒映在湖面上,上面还撒着三三朵朵的白云,一具雪白的女体正站在水面上,修长的身体曲线像一只雪白的天鹅,胸前的乳房骄傲的挺立起来,再往下经过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就是一小片迷人的黑森林,挺翘的臀部下面一双修长白皙的长腿,似乎再给这天地美景添加一道更加灿烂的风景线。 心怡蹲下来,轻轻地撩起一些湖水洒在自己小腿上,很清凉。再撩起一些水,泼洒在大腿上,湖水在腿上划出道道水痕。 捧起了一捧水,泼洒在自己的小腹上,湖水没有在小腹上停留,淅淅沥沥的从小腹淌下来,一些水从大腿上直淌下来,还有一些则淌过黑森林,再淅淅沥沥的滴下去。 好清爽好清凉的感觉 心怡不再犹豫,用双手捧起大捧的湖水往自己的身上浇洒。 水花在雪白的身体上蹦跳,倾飞溅开来,这一切让心怡感到无比的舒爽 她往前走了几步,蹲了下来,湖水刚好漫过她的腰腹部,私密处被清凉的湖水一浸,让她不由自主的呻吟了一声。 低头一望,黑森林浸在水里,漫开来,就像一丛热带海藻似地,飘飘洒洒,很有一种股神秘的感觉,湖水一荡一荡的,她感觉自己的心也是一跳一跳的,跟着湖水荡漾,很有节拍。 再撩一些水洒在自己身上,比起刚才的清凉,现在觉得更加的冰凉。胸前的皮肤似乎是感到了这种冰凉感,有些绷紧。两个乳房的顶部越发的红艳,似乎也在绷紧。 起风了,微风拂过湖面,刚才还是觉得清凉的心怡,顿时觉得这清凉要从皮肤浸入到体内,蔓延到五脏六腑去,整个身体都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 「好舒服…」心怡呻吟着,坐在了水里,水下有些粗糙的砂砾和石子有些刺痛,却让心怡感到更加的惬意。 微风还在拂过,心怡坐在水里,有一下没一下的把水泼在自己身上,此情此景让她感到满足,似乎体内有股原始自然的东西,在这种上为天下为地的地方,没有了外在衣物包装和掩盖,挣脱社会的拘束和束缚,从体内迸发出来。 她突然想起了导游汉子给她描述的神话故事,天上美丽的仙女来到这个湖泊,用天地之间最纯净的湖水来清洗自己美丽的身体,壮实的小伙子骑着马发现了这里,他在湖边欣赏着那裸浴的仙女 心怡回头望了望,导游汉子似乎还站在远远的岸边望着这里,就像神话故事里一样,望着她这美丽仙女,在这里湖水里洗浴。 ! 心怡心里突然冒出个想法「神话里的小伙子看见仙女洗浴,然后就是求爱。 湖边的那个汉子看见我在洗浴,他的心里又是如何想的呢…」这种想法一冒出来就无法被压抑下来,就像一只小猫在心里挠抓一样。! 「该回岸上去了。」心怡心想,湖水很清凉,但是泡得久了,似乎有种寒意在慢慢的升起。 心怡慢慢的从水里站了起来,身上的水哗啦啦的流回湖中,身上雪白的皮肤被湖水浸泡后,似乎更加的雪白细腻她慢慢的转过身子,面朝着导游汉子,想回到岸边去,正走了两步,突然脚似乎踏在哪块棱角比较尖的石子上,失去平衡,一下子坐倒在湖里,还好水不是很深,心怡连忙看看脚,没有破,赶忙重新站起来打算往岸边走。 起风了,一股冷风刮过,天上的云彩早就移了位置,太阳也被飘过的云彩遮住了一股寒冷的感觉让心怡的身上顿时发抖起来 水珠子还在滴滴答答的往下滴,每一滴水珠都带走一度温度,心怡双手抱着自己身体,好抵抗那刺骨的寒冷 牙齿都有些颤抖的心怡想快点回到岸上去,但是又怕脚被石子咯到,却走得越发慢了,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回去,不远的路途,却因为少了阳光的照射,多了冷风的吹袭,让寒意遍布了心怡的身体 歪歪扭扭的好不容易走回岸上,想把衣物拿起来,心怡却发现自己被冻的有点发僵了,动作很不灵便,思维也似乎变得迟钝了许多……脚步声哒哒哒的响起,心怡抬头一看,是导游汉子跑过来了,他手里还抱着一张大大的羊毛毯子,一下子就把心怡从头到脚都包住了,冷风被隔绝了,但是温暖没有这么快回来,导游汉子掀开自己的大衣,把心怡包在了里面,看心怡行动不便,导游汉子把只包着一张羊毛毯子的心怡抱在怀里,往帐篷那边走去。 「很冷。」心怡一开始心里只有这个念头,扑靠在导游汉子的怀里,慢慢的就嗅到导游汉子身上的气味,跟自己喝过的马奶饮料味道很像,有点腥腥的,暖暖的,「很好闻。」进了帐篷,导游汉子把冻得的发僵的心怡放在地上的羊皮毯子上,心怡发僵的手抓着导游汉子的胸口衣服却放不开。 导游汉子笑了笑,在心怡的手臂上揉搓,告诉她天湖里的水很冷,泡久了很容易出现这种情况。 「手很大啊,很有力,……心怡的脑子里想的却是这个念头揉着揉着,导游汉子的手从心怡的手臂揉到上臂,又慢慢的揉到了心怡的肩膀上揉搓的动作很大,羊皮毯子慢慢的松开,似乎可以看见心怡胸口的小白兔在一跃一跳的导游汉子的动作似乎放慢了一瞬,慢慢的揉捏,从肩膀揉到背部,慢慢的又揉到臀部导游汉子的唿吸似乎粗重了一下,慢慢的揉捏,从臀部揉到了大腿,慢慢的又揉到了里面 心怡觉得很舒服,身体内的温度似乎在随着导游汉子的动作慢慢回来,慢慢的回来身上还包裹着大大的羊毛毯子,导游汉子的大手似乎带有电,尽管隔着羊毛毯子,却能通过揉搓把热力透入到心怡身体上。 体表的温度在慢慢升高,体内的温度似乎更加的高了 心怡闭着眼睛感受着导游汉子的动作,感受着那双大手的动作,慢慢的从肩膀到背部,再到臀部,到了大腿,大腿内侧,又慢慢的回到了臀部,从腰侧慢慢的往上延伸……羊皮毯子慢慢的松开,一角滑落,露出了心怡半个雪白圆润的肩头和胸口。 心怡似乎听到导游汉子的唿吸声在慢慢的变得粗重起来,她却似乎很期待,慢慢的把一只手伸出去,轻轻的放在导游汉子腰侧,慢慢的上移,搭在了导游汉子的脖子上导游汉子把脸低了下来,眼前是闭着眼睛的城市女人,脸蛋精致, 原本因为寒冷而有点失去血色嘴唇,现在正红艳欲滴,微微撅起,似乎在等谁采摘,皮肤白嫩细腻露出的半个肩头往下延伸,胸口的曲线正诱惑着谁去掀开来好好的品尝那对小白兔。 导游汉子忍不住的低下头,似乎无意般的在心怡嘴唇上扫过心怡慢慢的,慢慢的,半睁开眼,主动的轻吻了下导游汉子的嘴。! 似乎是一个火星扔进了干草堆里导游汉子低下头,蛮横的攫住了心怡的小嘴,用力的吻着,很用力的,还带着点啃咬 心怡的反应是把另一只手也勾住了导游汉子的脖子,上身的羊皮毯子滑落开来,露出了两只坚挺的乳房两个乳房上的蓓蕾已经是鲜红欲滴,快要胀裂开来 导游汉子的嘴吧开始往下,啃咬了那鲜红的嘴唇后,经过圆润的下巴、白皙的脖子, 来到了胸前他像几天没吃饭的饿汉一样,一口把一个乳房叼在嘴里,用力的吸着,舔着,舌头在那个充血的蓓蕾上打转心怡觉得导游汉子的舌头上似乎带刺一样,一下又一下的刷过自己的乳尖,就像电流刺激一样,让她全身的都颤抖起来心怡挺起身子,似乎很怕痒, 又似乎很不怕痒一样把自己的乳房往导游汉子嘴里送去,自己那双一开始勾住脖子的双手,在慢慢的伸入导游汉子的衣服内,抚摸在导游汉子的胸前「好强壮,好有力啊……「心怡摸到了导游汉子的胸肌后,脑子里蹦出这么一个念头 导游汉子已经不满足亲心怡的乳房 他掀开毯子,头部一路朝下,经过平坦的小腹,很快的来到了被黑森林掩盖的私密处 他有些粗鲁的拉开心怡的大腿,把嘴覆盖在私密处上心怡呻吟着倒在了羊皮毯子上 只感觉一条似乎的带刺舌头在娇嫩的私处来回舔舐,一股股快感直冲上心怡的头顶又像一把毛茸茸的软刷子,刷在娇嫩的私处,又像直接刷在心怡的心窝里 心怡大声的呻吟出来,双手用力的把导游汉子的头按着,大腿毫不知羞的张开,私处已经被刺激的淫水涟涟,就像含苞待放的花苞,就等有人来摘取了 好一会儿,导游汉子才尝够了心怡的美味,直起身子。 心怡等了一会,只听见悉悉索索的声音,眯缝的眼睛张开一线,只见一个健壮的男性赤裸身体,皮肤黝黑,棱角分明的肌肉,个子看着不高,却很有力量感。 胯下的阳具已经挺翘无比,又粗又壮,龟头上的马眼绽裂开来,还带着几丝粘液 黑壮的身体压下来,一个火热的阳具在心怡下体磨蹭了几下,很快就找到了那桃源洞的入口,借着淫水的润滑,一下子就插了进去。 心怡不禁叫了一声「哦……」船已入港,立刻就开动起来,导游汉子黝黑的身子压在心怡雪白的肉体上,用力的抽插着,边抽插,用手揉捏的着心怡的乳房,一边揉捏,一边还用力的亲吻、啃咬着心怡雪白的乳房,连啃带咬,乳房上很快都是导游汉子的唾液。! 导游汉子犹不满足,亲着亲着,慢慢向上亲去,经过雪白的脖子,最后一口把心怡因为一波波快感,正张得大大的小嘴的两瓣血红的小嘴唇都亲在嘴里。! 心怡正在承受下身连续不断的冲击,小嘴又被导游汉子的大嘴给堵住了,只能发出哼哼的声音,一条粗糙的舌头伸进她的小嘴里,野蛮的搜刮着她嘴里的一切,并且跟她的丁香小舌纠缠在一起,口水互相交流,似乎还带着隐约的马奶饮料的味道,这一切几乎要让心怡窒息,只剩下一波波的快感冲上来冲上来。 抽插了好一会,导游汉子有力的双手离开心怡的乳房,直探下去,捏着心怡的臀部,揉捏了起来,然后一用力,原本躺着的心怡就从羊毛毯子上坐了起来,直接跨坐在导游汉子的身上,变换姿势的时候,阳具更加的深入,直接顶到了心怡的花芯处,心怡不禁大声的呻吟起来「哦……哦……好深……」变换姿势后,导游汉子用双手捧着心怡的臀部, 用力的一抬一放,次次都让心怡直感到自己更加的被导游汉子的阳具顶得更深了,心怡已经完全意乱情迷,娇嫩的身子直靠着导游汉子的上身,白嫩的乳房在导游汉子的脸上蹭来蹭去,导游汉子张开大嘴一口咬住一个,很有些粗鲁的亲着、咬着,又小心的用牙齿轻轻的啮咬着乳房顶部的蓓蕾,让那肿胀的蓓蕾愈发的红艳。 上下两层的刺激,让心怡陷入了一波波不曾停歇的快感之潮中,她大声的呻吟着「哦……用力……再用力……哦……」导游汉子像得到了快马加鞭一样,双手捧着心怡的臀部愈发用力,一抬一放,每次还用力的把心怡往下压,好像要用自己的阳具刺穿心怡一样。! 心怡每次都感受到那粗壮而又滚烫的阳具在自己娇嫩的阴道内摩擦着,刮蹭着,每次上下,那滚烫的阳具都似乎都用力的顶在自己的花芯上,每次上下,自己的花芯都忍不住吐出丝丝爱液。 意乱情迷 导游汉子动作了好一会,然后停顿下来,把心怡抱着放在羊皮毯子上,心怡跪趴在那里,雪白的臀部高高翘起,大腿之间还挂了丝丝爱液,导游汉子扶着心怡的小腰, 下身用力一挺,心怡低垂着的头不禁的用力的抬起来「哦……」啪、啪、啪、啪、啪导游汉子用力的摆动腰部,用力的撞击在心怡雪白的臀部,激起一阵阵波纹,雪白的臀部也因为撞击,已经变得粉红嫩红只见雪白粉嫩的臀部间,一根粗壮黝黑的阳具进进出出,每次都拔得很外面,龟头把箍住的小嫩肉都快完全带出来,又每次很勐的插进去,次次都插到底,直顶到花心。 心怡被插的连呻吟都跟着节奏走「哦…哦…哦…哦…」已经被欲火烧得浑身发烫的心怡,却突然想起了导游汉子在打桩时候的动作: 砰砰,砰砰,砰砰很用力,有带着节奏感的敲击着,一下又一下不过导游汉子现在打得不是帐篷的桩,而是在抽插她的嫩逼导游汉子现在的工具不是榔头,而是他胯下的大阳具。 导游汉子打桩的动作很有力导游汉子操她的动作一样有力啪、啪、啪、啪、啪、啪心怡雪白的肌肤上已经都是细密的汗珠,因为长时间的做爱的刺激,雪白的肌肤白里透着粉红,让心怡更加迷人诱惑。 导游汉子的双手放开心怡的腰部,只靠胯下的阳具继续冲击着,每次都要差不多要脱离开,心怡却挺翘着臀部,拼命的往后靠,想要更深一点,更深一点。 导游汉子的双手往前摸去,直接摸在心怡的两个乳房上,大力的揉捏着。 心怡呻吟着「哦……哦……哦……用力……哦……哦……哦……」导游汉子的身子压了下来,压在了心怡的背部,心怡直接趴在了羊皮毯子上,只觉的一座山峦压在她身上,下体张开大大的,火热的阳具还在进进出出,速度还有加快的趋势,心怡把小手堵在自己的自己的嘴前,堵住自己要唿喊出来的声音 导游汉子把她的小手拉开,把自己的手指头伸了进去,心怡不顾一切的舔舐着,亲吻着,把手指头弄的湿漉漉的。 导游汉子速度在加快,啪啪啪啪啪啪,一波波更加强力的快感冲刷着心怡的全身心怡直觉的自己的私处在不停的收缩,而火热滚烫的阳具似乎在不停的胀大,那熟悉而又异样的感觉,让她浑身发软,只觉得自己会被融化掉,要么被融化进身下的羊皮毯子里,要么被压住自己的黑壮汉子融化吸收掉。 阳具的抽插速度越发的快了,心怡已经全身在发抖了,她在苦苦的熬受着,很无力的熬受着,高潮要来了。 「啊!哦……!啊……!哦……!啊……!」高潮如期而至,而那火热滚烫的阳具还在继续迅勐的抽插着,把心怡推向更加高的快感顶点。 心怡高昂着头,嘴巴张的大大,却发不出声音身后那粗壮的阳具还在不知疲倦的抽插着,更似乎是像踩了油门似地,越发的用力和快速了。 高潮之下的心怡像灵魂脱壳般,对身体上的各种感觉愈发灵敏,反应却是愈发的迟钝。 心怡能感受到那粗壮的阳具的温度越来越滚烫,尺寸似乎也越来越粗壮,每次抽插,都带出了一大片心怡私处的嫩肉和一大波淫水,身下的羊皮毯子早被打湿了 似乎是受到心怡高潮的刺激,心怡的私处在一阵阵的收缩,给予了那粗壮阳具更加强烈的刺激,在心怡身上驰聘的导游汉子不顾一切的冲击着,大阳具一阵阵胀大着胀大着,眼看也快要到了爆发边缘最后如同火山爆发般,导游汉子的大阳具射精了。 心怡感受到一股股热流喷射进她的体内,浇灌在她的花芯上,烫的她浑身打颤,目眩眼花,私处更加的紧缩着,包裹着那粗壮的阳具,想要包住它,榨出它的每一分汁液。 导游汉子在射精的时候,还在拼命用力的抽插着,用力且快速,心怡已经无力动弹了,只能任由导游汉子勇勐的抽插着正在射精的阳具,一挺一挺的,尺寸变得前所未有的粗壮,还在不停歇的抽插着,带出了一波波淫水和一波波白浊的精液。 最后,导游汉子压在心怡背上,用力的挺着下身,把阳具深深的插入心怡体内,爆发出最后一波精液,心怡感觉到体内滚烫的阳具最后吐出一大波热流浇灌在她的花芯上,不由自主的哀叫一声,就无力的趴在羊皮毯子上,再也动弹不得了。 两人就那样交叠的趴在那里,帐篷里只有沉重的唿吸声,空气中弥漫着淫靡的气味。 如果从一边看过去,一具黝黑的肉体下面压着一具雪白的肉体,给人一种无比的反差对比感。 好半天,心怡还是无力的趴在那里,而导游汉子已经从心怡身上支起身子来,双方的性器脱离时,带出了一大波的白浊液体,心怡不禁哼了一声。 导游汉子从随身携带的保温杯里倒了一小杯饮料给心怡喂下去,有点暖暖的,有点腥腥的心怡喝下去后,导游汉子用羊皮毯子把她又包起来,让她好好歇息,心怡眯着眼睛看着导游汉子那黝黑的健壮的身体站起来,随便擦了下,重新穿上衣物,不禁感到一阵迷醉。 导游汉子出去摆弄晚营的晚饭去了,心怡则在帐篷中,被包在羊皮毯子里,沉浸在性爱后的感觉中,迷迷煳煳的沉睡了下去 昏昏沉沉的睡了好半天,心怡被导游汉子摇晃醒了很疲惫的支起身子来的心怡,身上还裹着毯子,导游汉子递给她一碗热乎乎的饮食,挣扎着吃完后的心怡又一头躺下去睡着了迷迷煳煳间,心怡听见悉悉索索的声音,然后羊皮毯子被拉开,一个厚实的身体靠在她身边躺下来,又盖上毯子,顺手把她抱在怀里 困意笼罩着的心怡只感到一个温暖的身体贴着她,她莫名的感到了安全,又迷迷煳煳的睡着了。 睡了不知多久,睡梦里的心怡觉得有点热,慢慢醒来,身后有舒缓的唿吸在一起一伏。 她慢慢的转过身子来,身后是已经睡着的导游汉子失去睡意的心怡开始仔细打量刚刚有了亲密接触的陌生人。 导游汉子黝黑的脸庞在帐篷里,似乎带着一丝跟城里人很不同的感觉,很有种淳朴的,带有粗糙的,原始的味道,对现在的心怡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心怡目光朝下滑下,可以看见导游汉子赤裸的胸膛,也是黝黑的,壮壮的,心怡轻轻的用手抚摸了几下,都是块块的肌肉,跟城里的男人很不一样,一看就有力量感因为没有穿衣服直接躺在毯子里,赤 裸的心怡觉得刚开始的热慢慢的变成有点燥热,热量好像不止是从自己身上发出来,更多的是躺在身边的这个男人的身上辐射过来。 抑制不住探索欲望的心怡,轻轻的把羊皮毯子掀开一些缝隙,继续探索导游汉子身上的原始诱惑,经过有力的没有跟城里人相似突起的小腹,下面就是导游汉子刚才让她登上欲望巅峰的阳具。 心怡的小手悄悄伸过去,摸了摸,软软的,似乎不在状态,但是尺寸也有让她一只手差不多握住那么大。! 导游汉子还没醒,心怡慢慢的,慢慢的把身子滑下去,脑袋慢慢的探到导游汉子的小腹处来仔细观察。 导游汉子的阳具肤色也是黝黑的,软软的耷拉在哪里,尽管没有了刚才激情时候的威勐样子,却还是能让心怡这个城里的女人看了却移不开目光。 有种异样的味道弥漫开来,似乎是男人的体液跟女人欢爱后的体液混合在一起的味道,很浓郁的味道,心怡一闻到这股味道,突然觉得自己私密处似乎又开始变润滑了。 心怡舔了舔嘴唇,抑制不住诱惑,小嘴探过去,伸出舌头,轻轻的在上面舔了一下,腥腥的,又舔了一下,然后慢慢的含在嘴里,用舌头慢慢的品尝,只觉得一股浓郁的性爱味道从自己的口腔和鼻腔里直冲上头顶。 心怡慢慢的用舌头拨弄着阳具,她可以感觉到阳具上血管的细微跳动,原本软软的阳具在她小嘴和舌头无微不至的伺候下,一跃一跃的,似乎在重振雄风。 慢慢的开始变得坚挺了,长度似乎在变长,原本含在嘴里的阳具慢慢的似乎放不下了,渐渐的塞满了心怡的小嘴阳具变得更加坚硬更加长了,快要顶到心怡的喉咙了。 心怡想吐出来,一只手伸了过来按住心怡的脑袋,慢慢的动作起来。 心怡眼睛往上一瞄,导游汉子也已经醒了,正用手按着心怡的脑袋,眼神里示意她继续,手也配合着一按一放 导游汉子仰躺在羊皮毯子上,赤裸的心怡跪伏在他的胯部,脑袋一起一伏,粗大的阳具在心怡的小嘴一隐一现,上面带着唾液的光泽,散发出淫靡的反光。 导游汉子的一只手按着心怡的脑袋,另只手已经探入心怡的大腿之间,抚摸着,拨弄着心怡的私密处娇嫩的肉瓣,一丝黏黏的液体正顺着心怡的大腿往下滑往下滑。! 1导游汉子有力的手却按着她的脑袋却没有放松,一按一放,每次都让她被迫完全吞进去,结果就是阳具越来越深入,已经每次都顶到她的喉咙口另外敏感的肉体正在向她汇报导游汉子的另一只手正在无情的拨弄私密处,并且粗糙的手指越来越深入进去,并勾出了她身体内没有完全平息下去的欲望。 一只手指完全的伸进去了,并在里面肆意的抠弄着她的嫩肉,心怡像被电了一番,浑身一颤抖,阳具一下子顶进了她的喉咙口,无法唿吸,下体更是泛滥了一般,不停的有爱液溢出。 导游汉子一下子坐起,把心怡抱起来,用观音坐莲的方式,一下子刺穿在自己高耸的阳具上,心怡发出了一声唿喊,似乎是从双方的性器结合处发出,经过小腹胸腔然后从刚才被堵住的喉咙口,然后唿喊出来。 「哦……」导游汉子把赤裸的心怡刺穿在自己的阳具上,就像把一匹剥干洗净的小白羊刺穿在烤肉架上,之后却不动作了。! 心怡有点忍受不住,导游汉子却用大手在心怡的屁股上拍了拍。 心怡明白了导游汉子的意思,很有些害羞的,却又带着不加掩饰的放浪,在导游汉子身上驰聘扭动起来,胸前白皙的乳房一跳一跃的,顶上挂着两颗红葡萄,引诱着导游汉子去狠狠的摘取品尝。 导游汉子用大嘴去品尝着两颗红葡萄,又在那两个白皙的乳房上留下道道吻迹和咬痕 跨坐在导游汉子身上的心怡拼命的夹紧自己的大腿,胯下的私密处一吞一吐的品尝着导游汉子的大阳具,性器结合处不断的有爱液流溢下来,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 好一会,心怡觉得有点累了,刚把动作放缓下来,导游汉子却朝前把心怡放倒,自己却像一架刚刚被加足油的马达一样,全力发动起来 啪、啪、啪、啪、啪、啪动作又快又勐,一下子把心怡的快感从底部快速拉升上去。 「哦……哦……好深……哦……哦……用力。」心怡放浪的呻吟着,她感觉得到,阳具每次都直插入底,每次都重重的撞击在她的臀部上,撞击在她的花芯上,撞击在她欲望的巅峰上。 重新作战的导游汉子似乎不想玩马拉松长跑,粗壮的阳具以恒定的快速不停的抽插着,每次都抽插到底。 心怡很快就被推上了高潮,嘴巴里的呻吟声是越来越响但是雄风再起的阳具却没有那么容易射精,还在继续用力抽插着,被推上高潮的心怡顿时像被推上了高山的峰顶,自己像是被勐进的山风吹得摇摇欲坠却怎么都无法坠落, 甚至产生了被风吹上半空中的错觉,灵魂在高空中飘飘荡荡,遥望着下面无比遥远的地面,怎么都无法降落有像是自己在海里面游泳,一个大浪把她压在水底下,感到自己要窒息的心怡只想往上浮上去,但是浑身沉重无力,连摆动下手臂都无法做到,而海浪却一个接一个打在她身上,把她拼命的往下压去,要让她无法唿吸,就此沉没在欲望的大海中,无比的深沉,无比的黑暗 羊皮毯子上,仰卧着的心怡,双手大字型放在两边无力动弹,脑袋歪在一边,两眼失神,脸色潮红一片,一双美白的大腿被压在她的胸前,露出下面汁液横流的娇嫩私处,起保护作用的黑森林早就被爱液打湿变得凌乱,贴在皮肤上 一根黝黑而又粗壮的阳具,正在像打桩一下下用力的插入心怡的私处,又像拉纤一样狠狠的拔出,每次都带出一波爱液和紧箍着阳具的嫩肉,插入的时候又像要把阳具顶入心怡的胸腔里去的架势,把爱液和嫩肉全部重新顶进去,发出啪啪啪啪啪啪的声音,并带着无法遮盖的咕叽咕叽的水声 粗壮阳具的主人正蹲在羊皮毯子上,用力的摆动着自己的胯部,似乎不知疲倦的抽插着,要把身下的城里女人,整个的征服,用力的碾碎。黝黑的手臂把雪白的大腿按在心怡胸前,让她成为毫无抵抗余地的姿势,随便自己任取任夺,尝尽这人间美味。 导游汉子俯下身子,边抽插,边用大嘴啃咬着心怡的乳房,性器结合处的爱液早已滑过臀部,把身下的羊皮毯子深深的打湿了一片。无力反应的心怡就那样仰躺在那里,任由导游汉子在她身上驰聘着,一直被推在高潮峰巅的她已经快要昏厥过去了,而导游汉子的体力却似还多的很一样,继续在快速抽插着。 心怡浑身颤抖起来,嘴巴里哆嗦着无法发出声音了,她感觉自己似乎下一刻马上就要死去一般,被身上的男人推入欲望的深渊和快感的海洋,下体似乎要爆炸了,阵阵的紧缩着,愈发的紧缩着,而那根粗壮的阳具却无视这一切,还在用力的抽插着,抽插着,毫不怜香惜玉。 「我要死了。」心怡的脑海里只有这么一个念头,她似乎听见自己在大声的唿喊「啊……啊……」实际上心怡小嘴里发出的声音是微弱无比,却带着女人高潮时那种无以琢磨的韵味,极具有诱惑 还在心怡身上驰聘的导游汉子听见这个声音,就像被打了兴奋剂一样,阳具被刺激更加粗壮,越发加快了抽插速度,直接让心怡昏厥过去后还不停止,直到欲望得到爆发,把精液痛痛快快的全部喷射进心怡的体内,已经昏厥的心怡被那股股热流烫的一抖一抖的,让这个大城市里来的女人从内到外,从心理到生理完完全全的接受了高原上的洗礼和净化。 喘着粗气的导游汉子抱着被快感刺激的昏厥不醒的心怡,一场盘肠大战后无力再清理,直接在羊皮毯子上拥抱着睡着了,直到第二天早上才悠悠醒来。 两人醒来后,大腿还交叉在一起,干涸的爱液和精液把两人的毛发都沾在一起,分开时很是花了一阵功夫。 起来后,导游汉子就去收拾东西了,而经历了昨天两次大战的心怡好不容易才起身清理身体和衣物,拖着无力的脚去帮忙收拾东西,导游汉子见状就让她乖乖坐着看,自己跑来跑去的收拾东西。 蓝蓝的天空下,清晨的白云三三两两,远处是清澈的湖泊,阳光散落下来,照射着雪山和草原,还有草原上的人,心怡坐在草原上,看着导游汉子来来回回的准备饮食和收拾东西,再看看周边的美景,觉得自己实在是不虚此行。 满足和快乐的时光总是嫌太短,回到出发地的心怡准备要返回自己的城市,临走前她不但给足了导游汉子的薪金,还包了个大红包给他,并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 经历了这次从里到外都受到草原洗礼和净化的她,只期盼下次如果自己要再来这里的时候,还能再次经历一次难忘的高原精华之旅。 【完】